热线电话: 15871259896
公司地址: 湖北省随州市南郊平原岗

【法官说法】特种作业车辆致人损害交强险能赔吗?

  2018年5月,被告刘某为其所有的吊机在A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交强险)。2018年7月,被告曹某(持有起重机作业人员证)受被告刘某雇佣驾驶涉案车辆在某厂区进行吊装作业时,因操作不当,吊臂不慎将正在旁边货车上进行装载货物的原告卞某碰倒致使其跌落在地。后原告卞某被送往医院治疗,其伤情为右股骨近端粉碎性骨折,右桡骨远端骨折伴下尺桡关节损伤,构成十级伤残。在双方调解无果的情况下,原告诉至溧水法院,请求上述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合计174001.1元。

  综观原告提供的接警记录、庭审时陈述以及现场勘验实际情况,事发时,原告正在货车上作业,无法预见和躲避被告曹某因操纵起重机不慎造成的吊臂摆动而跌落受伤,被告曹某、刘某对此也均无异议,因而原告对损害结果并不具有明显过错,因而不应承担本次事故的责任。

  涉案起重机属于重型专项作业车,该车除了具备在道路上行驶的功能外,更重要的是用于特种作业,且一般来说,起重机的主要功能就是用于特种作业,特种作业是其最主要的使用功能。依据交强险保险条款第8条,约定保险责任范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被保险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被害人受害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被告A保险公司未举证证明该作业事故排除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因此涉案车辆作业时发生的事故应当属于交强险保险范围内的交通事故,且因被告刘某为有责任一方,故本案中原告卞某因本次事故遭受的损害应首先由被告A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先行赔付。

  综上,溧水法院综合认定原告各项损失143147.8元后(不含鉴定费2900元),一审判决被告A保险公司在承保的交强险项下赔偿原告114100元。

  本案的主要争议在于,涉案吊机属于特种作业车辆,事发时其正处于作业状态而非在常规道路上的通行状态,能否适用交强险予以赔付?

  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三条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保险公司对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意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及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三项对机动车的定义包括“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显然吊机这样的车辆虽具有特种作业车的性质,但仍属于机动车,因而必须投保交强险。再者,从交强险的立法目的来说,交强险就是通过法律规定强制机动车的所有人或管理人依法缴纳保费投保,让有资质的保险人承担、分摊社会风险,保障机动车责任事故的受害人及时从保险公司获得经济赔偿。吊机等特种车辆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业而非道路上行驶,如果这些车辆在作业时发生的事故不能在交强险内获得赔偿,那么特种车辆事故受害人获得交强险救济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投保人投保交强险的目的就会难以实现,这显然不符合交强险的立法目的。另外,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2008年12月5日对江苏省徐州市九里区人民法院《关于交强险条例适用问题的复函》中也明确回复:用于起重的特种机动车在进行作业时的责任事故可以比照适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据此,本案应在交强险有责限额内对受害人先行赔付。

e胜博官网